品茶文化
当前位置:九华山茶业 > 新闻资讯 > 品茶文化 > 正文
读茶画有感:巧煮新茶夜来饮
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4-05-04 17:08:41
        江南春色,以茶为最。
        在世俗生活中,茶是最普遍的饮料,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大事之一。在文人生活中,茶更是好生了得,它与琴棋书画相生相伴,生故事,得风雅,著风流。
        今岁春寒,江南茶叶上市稍晚。直至谷雨,未得一片新者。左顾右盼,正欲上山求之,一友人送来手工新茶,斤不足,过半,欣喜至极。邀二三人相聚陋室,煮汤扬之,不知觉至深夜。唇红齿白之间,偶尔沾一片新绿,尔后,裹入腔内,轻轻咀嚼,清香入窍,微涩留舌。友人去,吾难以入睡,轻击几案,自诵自吟:“巧煮新茶夜来饮,枕畔留香到五更。桃木春风无限路,李花落尽见天明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南春色,以茶为醉,尽在画中。
        吾所读茶画,印象至深者莫过唐代阎立本《萧翼赚兰亭图》和周昉《调琴啜茗图》。它们相得益彰,对比阅读,令人浮想联翩。
        《萧翼赚兰亭图》,有5个男人。男人中间是辨才和尚,其对面是足智多谋的萧翼。两个煮茶仆人,动作娴熟,令人格外亲切。老仆者,神情专注地蹲在火炉旁,手持茶夹子不停地搅拌刚放入沸水中茶叶,令茶汤均匀。老仆右侧童子,正弯着腰,手托茶盘,小心翼翼地伺候一旁,只等老仆一声令下,他便即刻分茶。漫漶的画面上,我们还可以看到矮几上放置的茶碗、茶罐等,所营造的氛围,很浓郁,很温馨。但这些并非画作的主旨。画家真正要表达的,则已展现在画面右侧的“三角形”上,黄色调十分入眼,过目不忘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叫辨才的和尚,满脸狐疑地端坐椅上,不知萧翼来访为何—— 一个不常来往的高官,突然大驾光临,能不生疑吗?辨才向来对官家保持高度警觉,极少往来,惟喜欢野陌山水,常流连忘返。而其对面那个倾身注目的萧翼,似乎成竹在胸,正按照事先的“构想”一步步逼辨才就范。这幅图画显然是萧翼得到太宗许可后,设彀诱骗《兰亭序》的第一步。机智狡猾的萧翼有备而来,他一边品茗,一边闲聊,以退为进,很快骗得了辨才的信任,宛如温水煮活鱼——安乐死。等辨才恍然大悟,为时已晚。结局是:太宗得《兰亭序》大喜,萧翼受重赏而踌躇,只有辨才捶胸顿足。
        女画家周昉的《调琴啜茗图》,也有5个人物,不过全是女性,其中3个贵妇人,两个侍女。一贵妇娴雅地坐于盘石之上,聚精会神地调试琴弦,时而发出断续的声响。她左边立一侍女,双手托盘,里面该是调试工具。她斜对面的那个贵妇则端坐于圆凳上,一边品茗,一边视听琴音,并及时反馈调琴试音之效果。有意思的是,另一贵妇人完全是一副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”样子,一心准备欣赏美妙的琴声,而那个毕恭毕敬侍立其旁的女仆,则时刻准备将清香馥郁的茶水奉上。画面上的整个人物,根据前后左右分割得十分合理,中间有两棵浓淡相宜的树,使整个场景富丽堂皇。无论是贵妇还是侍仆,都极尽富泰,茖丽丰肥,举手投足之间,尽现优雅,恰恰符合唐代的审美观念。
        对比两幅唐画,不仅感于完全相反的性别特征,还让读者感受到两种建立在茶文化基础上的历史瞬间多么难得,即悠闲时光的享受与漫不经心的斗智。由此可见,文人好事,茶品入画,自古已然。
        一幅好的茶画,重要的不一定是技法和构图,而是将画中的物象赋予特定的文化内涵。喝茶与品茗,是迥然不同的两种境界。真正的品茗者是安静的,往往是寡欢者。明代张源说得很精辟:“饮茶以客少为贵,客众则喧,喧则雅趣乏矣。独啜曰幽,二客曰胜,三四曰趣,五六曰泛,七八曰施。”因此,独自品茗时,我喜欢闭户,采光半明,合乎意境,所谓一个人的风雅;如果欲趣,则相邀二三,边聊边品,不亦乐乎。
        江南好,春色佳,茶伴之,甚得其美。
 
九华山茶业
九华山茶业
 
Copyright © 2014-2016 河南九华山茶业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14004424号 网站地图